庆-山建

本来就苦而不平

期末作业太多没在圣诞节的12点之前画完……

cp有菲泽霍米吐露坡路,和有友谊向的触手组,注意避雷,没画进去乔伊斯【土下座】

……ooc和比例崩坏什么的都很烂我不管啦.
期末去了再见再见.

再没有葡萄没有组合我要闹了……

以前葡群搞事的15岁滤镜葡和车上摇摇晃晃的摸鱼…

期末了再见
沉迷组合

可爱到疯掉

君に、幾千の花を:

无授权瞎搞【不是

illust_id=60176024

翻译是不知道玩不玩lof的提子

所以组合到底有tag么……

被组合本拉进了坑…………………………

太太们都太棒了

组合为什么这么好哦
交流障碍组坡路太可爱了暴风哭泣

虽然太太们都要退坑真的好想哭

来自茶话会的一份邀请函

原来乐乎还能这样转载好神奇啊!【你个蠢比
这里咸鱼条漫hh第一棒到最后一棒竟然没有偏的太厉害   米娜都辛苦了!【吃粮
乱晶大好

蓝小七:

啊作为第二棒的我就开始努力加私货搞事情!然而后面的画风却越发变得奇怪(?)不过大家都写/画的好棒!把芥樋动物化那里也好萌(๑•̀ㅂ•́)و✧第一次写乱晶真的是崭新的体验,顺便万分感谢兰殇亲的芥樋糖www


奏七森:



是啊我也是写过乱晶的人啦!
说得像是你干过什么一样(喂
虽然跑题了。




梅花繚乱:







大家辛苦了!!!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都很——厉害!!!庆酱的条漫特别棒!!!我也算是一个产过乱晶的人了xxx最后偷偷说一句如果还有机会玩传文的话我下次再也不当第一棒了(你








谁与共旦:















与群里的各位一起玩了击鼓传文,是一次非常棒的经历!大家都棒都特别好!都辛苦了!!!








那么请欣赏——








【第一棒·even】








“不好意思,我迷路了,小姐你知道这条街怎么走吗?”








与谢野晶子独自趴在栏杆上吹着海风,突然一个男声响起。这算什么?搭讪吗?与谢野心情不好,不想理他,自讨没趣后男人就会离开了吧,于是她选择无视。继续眺望横滨的海洋。








“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与谢野被耳边的大声吓了一跳,她这才正视那个向她搭话的男人。








衣着打扮有点奇特,看不出是从事什么职业的青年?年纪应该在自己之上,不过这个举动实在是有点孩子气。青年气呼呼地把地图展开举到她的面前。与谢野知道他是真的想要问路顿时也没了脾气,给他详细地指起路来。








青年在弄清楚了路线之后,马上礼貌地向与谢野道谢了。与谢野以为他这样就会离开了,却被他后面说的话震惊到了。








“小姐,如果你心情不好,是因为医院的面试都失败了的话,不用担心你马上就会找到适合你的地方录用你的。”








与谢野发现青年不知何时戴上了黑框眼镜。








“这是来自名侦探的推理,为了感谢小姐你帮助了迷路的我哟。”青年如此骄傲地说道。这下就算他不自我介绍,与谢野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横滨的名侦探只有一位,那就是——江户川乱步。








 








 








【第二棒·蓝小七】








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来到海边散心也不是什么好事,与谢野晶子这么想着。








在令人心旷神怡的海风中还存在这另外一些令人心情更加灰暗的存在。








她眼见着被拒绝喂食草莓可丽饼多次的金发女子再次兴冲冲地捧着红豆馅的甜品两眼亮晶晶地示意身边黑色低气压都快形成实体的男人张嘴。叹了口气,又看见旁边一对人,男孩儿满脸幸福地看着梳着双马尾的娇小女孩子小口吃着可丽饼,周围的气氛甜蜜的粉红气息绕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世风日下。她收回目光,正烦闷地想着下一步的去处,有男人的声音响起来,








“不好意思——小姐我迷路了——”








新型的搭讪?晶子没理他,继续把目光投在海面上。








“喂!小姐您听到我说的话了吗——”男人的声音不依不饶。








她这才没带好气地回头望了一眼。看着衣着奇怪的男人气得鼓起腮望着她,看见她回头,这才把地图展开放在她眼前比划着。








迷路了吗?不过这举动还真是孩子气十足。她了然地点了点头,顺手给他指了路。








青年在得到详细的帮助后道了谢,收起了地图。就在晶子想要收回目光时,却惊奇地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镜。随后从他口中吐露出的话语更是让自己吓了一跳——








“小姐,如果您心情不好的原因是没有被医院录取的话,”他扶着镜框眨了眨眼,带些俏皮的笑道,“不必过于担心,马上您就会找到最适合您的工作场所。”








看着晶子还在发愣,青年又扬起了神秘的微笑,做了个“嘘——”的手势:“这可是独一无二的,作为名侦探的我为了感谢小姐而献出的一流名推理呦。”








他大概就是那位横滨的大名鼎鼎的侦探——江户川乱步了吧。晶子抿起嘴唇,不知怎么心情竟放松了不少。








 









【第三棒·共旦】








与谢野为自己的异能苦恼很久,但没有像今天这么厌恶自己这个无用能力的。她趴在海岸边的栏杆上,身后是车流和扬起的灰尘,脚下十几米高的平台下海浪带来的潮湿水汽扑面,前方茫然也没了什么退路可言。独自到横滨来时就得预料到这些,她是知道的,可当医院领导听到她的异能·君死给勿后没有露出欣喜,反倒担忧起了患者听说这个异能发动条件的情绪的表现却令她迷惑又不甘,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与谢野叹了口气,把手里的简历收进包里,转身背靠漆成银灰色冰冰凉的栏杆,仰头看着不远处最高的五座大楼,思考着自己如果被黑手党弄去了会怎么样呢,这样的能力应该很方便吧。








 








正这样放空思绪时,与谢野看见不远处的小巷里走来了一个穿着黑风衣的人,明明浑身上下散发着肃穆的气场,可偏偏旁边跟着的那个金发的女子的表情却又普通的不得了,像个中学生似的双手举着份红豆糕硬凑到男人跟前(那样瘦弱的身板让那个人的年龄看上去很小,但眉目间的阴郁却像已经遭了不少变故的样子),与谢野看着他们走过,忍不住笑了笑,午后阳光正好,女子砂金的头发像是融在了光里一样,但多年后他们再见时却已经兵戈相向,插科打诨混日子的此时仍沉浸在血里,白虎还只是只幼崽,就连有着杀戮能力的女孩儿这时也正笑得天真在樱花树下拍皮球。但就目前而言,与谢野还在为自己的工作发着愁。








 








抱歉这位小姐打扰你思考啦但我迷路了!这是很个严重的问题!如果回去晚了社长又会叨唠很久的,真的很麻烦的。与谢野回头,怀抱着一张地图的黑发男子正露出不满的表情看她,她本不愿搭理,毕竟自己的问题还没解决呢,更何况那人怀里抱着的地图可不是摆设啊。但这个人仍絮絮叨叨地说着,然后抬头看着与谢野,微眯的绿色的眼睛像只猫咪。嗯哼小姐你是不是在为下一份工作烦心呢?








 








与谢野惊讶,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皱着眉就问他,你怎么看出来的。因为我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嘛。叫江户川的人得意洋洋,我们社长前几天正好念叨着少位医生呢,有没有兴趣呢,我现在就是要去那里哦要一起去吗?








她想了想,这座城市里确实流传着有着叫江户川乱步的名侦探的都市传说——不,现在她见到了真人所以不能算是都市传说。乱翘的黑发,短披风和宽大的裤腿,大致是没错了吧。与谢野晶子回头看了看海边喧闹的人群,尽是一派和睦融融,唯有自己独自在海边看着无尽流云,于是她开口,从这句话传到江户川耳里时,她和他的命运就交织在了一起,就连这座城市的命运也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她说,好吧,江户川先生,我们去吧。









 








【第四棒·Fenrir】








这似乎是个黑白的世界。








白色是属于天空的。阴翳的天空浓浓地透下白里带灰的光,完全没有来自太阳的样子。被摘取掉温暖内核的光,只是阳光荒诞的皮囊罢了。








今天的大海也是一如既往地深邃啊,只是此时从人类肤浅的角度只能看见那从天边蔓延而来的无边的黑,自顾自地翻涌,在不可见的力量推动下延伸着它的触足放肆地抚摸那犬牙交错的礁石,再悻悻退去,退回那有未知巨兽沉眠的深渊。








没有退路了。








若说有人因其能力而得偿所愿,亦有人因其能力自取灭亡。








 








说自取灭亡有点过分了。








但道理是一样的。








“君死己勿?”








“治疗的能力固然有极大用处,可要是非致命的伤患呢?急救科也许有命悬一线的病人,但大多数在死亡边缘的人都在救护车到达之前就无法挽回了。”








“抱歉,还是请回吧。”








她早已做好走上绝路的准备,只是她从未想到自己的能力会是让她继续行进的障碍。








她转身,五座利剑一般的大楼包围成一个圈,黑曜石般的光泽仿佛要撕裂那厚云覆盖的穹顶。








大概也只有港口黑手党会需要她这样的人吧。与谢野嗤笑起来。








 








云开始散了。








某人家的栅栏上蹲着两只猫。黑色的骨架嶙峋,无光的毛无光的眼,死物一般却一举一动都散发着无声的威压,如果是人的话也一定是像从地狱走出来的样子吧。金黄的那只却像幼猫般缩着,把叼来的老鼠推到黑猫面前,耳朵乖乖贴在脖子上,尾尖一下下抽动,稀疏漏下的阳光照在那蒲公英般柔软的绒毛上。这场景倒是为这凝滞的一天添了些许颜色。








以后的日子总会更艰难,不只是她,更加年轻的孩子将会被推上命运的斗兽场。但就现在来看,与谢野还只是在烦心找工作的事。








咚。带着帽子的矮个男人撞上她,力道并不大,与谢野便也并未注意。倒是那男人开始絮叨起来。








“抱歉啦打扰你了这位小姐,这可是很严重的问题!我现在迷路了再回去晚了的话社长又要开始叨唠了,会很麻烦的。”








与谢野不情愿地回头。男人怀里抱着一张地图,撅着嘴皱着眉头,好像撞了人是她的错。男人停顿一下,从风衣里拿出眼镜,抖开架上的瞬间猫眼般的绿瞳里闪出清澈锐利的光,穿透了粘稠潮湿的黑白世界。








然后咧嘴笑起来。








“你正在为工作发愁吧这位小姐。”








她皱起眉头,还未开口男人又继续下去。








“因为我可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哦。社长也在愁我们没有医生,则位小姐有没有意向呢?”








“不过啊,你要带路哦。”江户川再次哈哈笑起来。








所以——这就是江户川乱步了,都市传说中的名侦探。









【第五棒·庆酱】





















【第六棒·宸薇】








“君死给勿——”








异能的绿光难得地照亮了街区的角落,又以极快的速度收敛。








头顶上的阴霾一片接一片地垮下来,混着眼前凝固了的血色,从白净透明的指尖一块又一块地剥落塌陷。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尸横遍野,血在暴雨来临前抢先流成了河,风把结块了的尘土和已然冰冷的肉体揉成一地狼藉,搅和着整个街区凄凄惨惨的颜色。








她下意识地发动了异能。








——所谓方便的异能,好像真的可以挽留什么的样子。








而现实从来不出所料,徒劳无功。








她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指尖,还未涂过甲油的指甲修剪平整光洁透亮,露出幼嫩天真的肉粉色,是与眼前之景截然不同的干净。








掌中虚无,风是眼前流失的生命,而她一丝也握不住。








“真是无趣的能力。”她自嘲地轻笑一声,“大概只有港口黑手党,才会觉得有点用途吧。”








——从未想过,这个能力,从某种意义上,竟然成为了前行的障碍。








世人赞美她是罕见的治疗系异能者,一次又一次的求职被拒却让她清楚地明白,这样的能力,怕是连自己都拯救不了。








她又瞥了一眼没有任何变化的尸体们才转身离开,继续踏上为了生计犯愁奔波的道路。








 








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行走,暴雨前的城市透着寂静的气息,狂风大作将一切污浊暗流都暂时掩埋,不知什么东西倒塌了,砸在地上的声响震耳欲聋。








她抬头漠视着灰暗的天空,像是漠视她光亮渺茫的前途。








——以后的日子大概会更加难过吧。








 








“咚!”的一声,她与迎面走来的一个人不巧地撞在一起。








“哎呀哎呀抱歉啦这位小姐,不凑巧我现在正在为很严重的问题发愁呢。”不待她表达歉意,对方就自顾自地开了口,“迷路真是件麻烦事啊——再回去晚了又会被社长唠叨很麻烦呢……”








她有些错愣地站在原地听对方絮絮叨叨,扑面而来的快活气息几乎把她淹没。








对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副平光眼镜戴上,突然睁开了一直眯着的眼睛,一双孔雀石中的光像是直接穿透了她:“……啊,正在为工作发愁吗。”








“不用吃惊,毕竟我可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








下一秒,她看见对方的嘴角咧开了一个自信又漂亮的弧度。








那个人,站在泛着灰白色的世界边缘上,一双绿眸中流转着不属于这个阴暗世界的光彩,全身散发着和那时候的她一样干净自然的气息,笃定了不会被拒绝似的,向她伸出手来。








“我有个好去处哦,要听听吗?”








 








 








【第七棒·夕夜】








 她凝視著眼前的景象,然而真正刻進眼中的只有漫山遍野的豔紅。張狂地誇耀著存在,絲毫不在意是否刺痛觀者的眼。








 








「異能力——君死給勿。」








街道被她下意識發動的異能綠光所籠罩,僅數秒便恢復了原先的色彩——令人邁不開腳步的、沉重的灰色,和著凝固的血色和冰冷肉體的蒼白,放眼望去一片悲淒。








徒勞無功呢。








她像是想尋找什麼般伸出手望著自己空無一物的手掌,望著那和景色截然不同白裡透紅的純淨粉色。宛若細沙般的生命,即使拼命想握住卻依舊從掌中流逝。








 








「這種能力大概只有在港口黑手黨才會有點用處吧?」她輕笑,帶著滿溢而出的自嘲。








那些對於她異能的褒美只不過是空洞的客套,甚至在次次求職應徵的拒絕後顯得有些諷刺。








罕見的治癒系異能者又如何?若是連自己都拯救不了也毫無用處。








她最後一次看著眼前毫無變化的屍體,轉過身重新踏上為生計煩惱的現實道路。








 








頭頂的天空依舊陰霾,布滿層層疊疊的烏雲密不透光。要是來場傾盆大雨肯定舒爽許多,她一陣漫無目的的閒晃後抬頭,感覺自己被暴風雨前的寂靜緊緊扼住喉間。








她在心底長吁了口氣,微抬起下顎挺直背脊,踏出腳步時重心卻在觸及地面的瞬間向側邊偏離險些拐了腳,還撞上迎面走來的某個人。








 








「啊啦抱歉啊這位小姐,」她正準備開口表達的歉意被對方的話語所淹沒,只得眨眨眼帶著外表看不出來的錯愕聽著對方鼓起臉頰嘮叨「迷路真的很令人困擾的啊,晚回去一定又會被社長碎唸——」








 








是個孩子氣的人呢,她悄悄下了定論。對方說著從口袋掏出了一副眼鏡,戴上的同時突然睜開先前一直瞇成細縫的眼。








各種深淺不一的綠色翻騰流轉成流光四溢的孔雀綠眼瞳,在對上她雙眼的瞬間照亮了原本污濁的世界,直直穿透她的過去、現在。








 








——以及灰暗的煩惱。









【第八棒·会飘的大理石冰淇淋】








 








「哎呀,在求職嗎?」他說,得意的面對她的訝然「不必感到驚訝,我可是名偵探!」








她看見對方勾起充滿自信的燦爛笑容,百分之百肯定自己不會遭到拒絕。








 








「關於工作我有個好提案。要聽聽嗎?」他向她伸出手,宛若舞會中邀請仕女共舞的紳士般。








不知何處吹來的微風吹拂過髮稍,她感覺自己髮上的蝴蝶撲朔掀動雙翼,輕巧地搧著翅膀。








 








「好啊。」女子微微一笑,姿態優雅的朝眼前的男性伸手。








 








 








与谢野晶子,因找不到工作而异常烦恼的异能力者,刚才正不普通地路过这条街道,然后成功发动平地摔技能并撞到了一位身着侦探服饰的男子。
“哎呀抱歉啊这位小姐。”正准备道歉的晶子听到对方如是说道,“迷路真的很令人困扰啊,晚回去一定又会被社长碎碎念。”








被撞到的男子名叫江户川乱步,此时正因为懒得思考而迷路。
“这样吧,为表歉意,我来解决你的烦恼吧。”
乱步自说自话般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副眼镜,戴上的同时睁开了先前眯缝成一条线的眼睛,用似乎是可以穿透灵魂程度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晶子看了一会儿后说:“哎呀,在求职吗?”








与谢野晶子一脸错愕,初次见面的人,竟然猜中了自己的想法?








“不必感到惊讶,我可是名侦探!”乱步十分自豪,随即向晶子伸出了手,像是邀请淑女与之共舞的绅士一般,“关于工作,我有个好提案。要听听吗?”








不知何处吹来了一阵微风,晶子仿佛感觉到自己头上的蝴蝶发夹正随风而舞。
“好啊。”
伸手回握那名男子的那一秒,晶子觉得,自己的世界,好像有哪里改变了。
————————————————————
“虽然是月薪肯定没有五百万的包吃住工作。”








与谢野晶子: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吗???在线等,急








 








 








 








【第九棒·七森】








    与谢野路过这条街的时候想的是令人苦恼的工作,但雨突然就下下来了,尽管及时的撑起了伞,湿意却依旧挂上了裙摆,半份沉重的感觉带在身上,她转了转伞甩起不少水珠,准备找个地方躲避突如其来的大雨再思考求职问题,可能是路边的咖啡店,或者任何一个有屋檐的建筑。








    好好走在路上都能下雨,最近真的是运气不佳,像是找不到工作引起的连锁反应,她就皱起细长的眉,露出不太好看的神色来,然后在药店边上停下了步伐,走得实在是太过急促,溅起的水打湿鞋尖,与谢野晶子便愈发不愉快,发边的头饰因为拂过凉风儿轻颤起来,倒如感应到了主人的心情似的,招来了个表情相似的青年,全身上下的服饰拼凑起来活生生是个侦探,却顶着一头炸毛握着一叠传单,懒散情绪一目了然。








    对方没有撑伞,随手就把传单顶在头像径直朝着这个方向跑来,又跑得不快,等能在不落雨的地方喘口气了大半传单都湿透了,头发倒还翘着,漫不尽心地就把字迹化开的那些挑出来扔进垃圾桶,靠在墙上叹了口气,如同完全没有看到与谢野那般,不过很快他就转过来了,从那双看不清确切神情的眼里透出的些微目光毫不掩饰地聚焦在那把通体漆黑的、此时正往下滴水的长柄伞上,而与谢野也也在看他,光明磊落而大大方方地,笑起来说有何贵干——倒不是自作多情什么的,对方的动作实在明显,就和故意而为之没半点两样,与谢野又不是瞎,更不想被人盯着,倒不如先发制人要个主动权。








    ”咳——“








    但那人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却故弄玄虚般拉低了帽檐清了清喉咙,可那帽子又遮不住多少部分,翘起的嘴角还是一目了然,拌着志满意得,与谢野看不懂,只等着人开口,十几秒时间过去之后对方终于有了些认真的样子,显然不是斟酌用词后该有的动作,表演开场似的抖了下手中传单,说的是名侦探我——








    迷路了。








    这倒是一个好开场白,也是一个好的借口,与谢野牵起嘴角,不是为了善心抑或一见钟情之类的,她只不过突然生起性质和好奇,于是握紧伞就讲那我送你回去吧,现在轮到对方无所适从般转了两圈,最后却突兀地一拍手说那麻烦你了就去武装侦探社,两个人站到了一把伞下,再想起来问是哪条路,看上去很聪明结果是个路痴自称名侦探的江户川乱步又胡说八道,硬是把不知道讲成给我动脑想,与谢野默默片刻扯了个人杀人微笑似地找出了地址,回头送给乱步一个一模一样纹丝不变的笑,心里小算盘打得啪啪响的名侦探虚了一下,又开始嚷嚷快走,还不安分地跳跃,结果自然是把水花扬起来打湿了鞋袜,被她叫停之后好了不少,只小声嘀咕你居然敢打我,权当没听到。








    他们停在所谓的武装侦探社的门口,乱步递出传单说这是谢礼,但那显然是别有用心地行为,因为与谢野清楚的看到了异能力者几个字,和她分开不到一米距离的青年正笑着——不是那种温柔的,而是大获全胜后的张扬笑容,说与谢野小姐有兴趣来武装侦探社面试吗,她瞥到那幅眼镜镜片上的水花,本来不应该有痕迹的位置,一目了然似的,江户川乱步还握着传单,双唇一开一合,讲着我可是名侦探,却没有声音,只有风吹过卷起裙䙓,和被看穿后的惊讶感,胸口剧烈疼痛起来,与谢野晶子却完全没有要发动异能的念想,她看到乱步模糊起来的笑容,看到扭曲着消失的景象,看到归于黑暗虚无的一切。








    看到翅膀破败的蝶挣扎扑腾良久落到地上,颤抖了几下,不动了。








 








【最终棒·兰殇】








天有些灰蒙蒙的,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纱。空气中有些闷热的因子,在躁动着。让人莫名觉得心情有些压抑。








与谢野晶子看着街上行色匆匆仿佛知道马上就要下一场骤雨的人们,深吸一口气。坐回了沙发上。








和江户川乱步初遇的那天的天气也像今天这样,让人莫名的会有一些烦闷感,再加上找工作并不顺利的原因,就更让她觉得有些低气压。








雨水溅起打湿了裙摆和原本干净的鞋子,留下了让人感觉不快的水渍。








秀眉微微皱起,看来还是避一下雨会比较好。








与谢野站在了街旁商铺门口,看着眼前的雨帘,让自己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眼前的景物也变得不真实了。








她好像看见有人在朝着这边跑来,待那人跑近了她才看清那人的样子。








他没有打伞,只是拿着一沓纸挡住了头,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雨水还是打湿了他的头发,他微微撑住膝盖弯腰喘息着,水珠顺着脸颊低落。








一副侦探模样的打扮倒是有趣,这是……Cosplay?你别说,这身打扮在他身上穿着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的。








与谢野晶子看着他这么想到。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一直在看着自己,毕竟一束目光一直集中在自己身上,任谁都不可能没注意。那个人侧头看向与谢野。因为突然而至的目光,她才意识到了自己好像有些失礼了。








轻咳一声后与谢野移开了目光,看着街上车水马龙,人群熙攘。








“咳。那个——”








与谢野转头看着他。








“我迷路了——”








与谢野突然想笑,不知道什么原因的。但事实是,她确实笑了。








头上的那只蝴蝶发饰也跟着她笑得频率,微微颤动着,就好像一只真正的蝴蝶正在微微振着蝶翼。








毕竟这可不像是需要帮助,问路的标准问句啊?








“喂喂!你在嘲笑名侦探我吗——?”








“去哪里?”








他递上一张手上的纸,与谢野才注意到那原来是传单。因为淋了雨的关系,那纸有些发皱,字也被雨水氤氲开了,但还是可以依稀看清的。








武装侦探社。








没想到还真的是一位侦探先生?








与谢野的嘴角不禁又微微上扬。








但是很快,她这样的笑容就消失了。








到底是为什么她要问一个迷路的人应该怎么走呢?








但是好在最后,经历了重重磨难不知道绕了多少路的与谢野小姐把侦探先生送回了侦探社。








面对向自己道谢的社员,与谢野晶子只想说,麻烦下次看好他,派传单的事情最好还是多一个人比较好,谢谢。








“与谢野小姐是医生吗?”








一杯热茶的感谢时间,闲谈中的与谢野愣了一下随后点头。








“不知道有没有意愿来我们侦探社?”








嗯好像这是挺及时的帮助?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找工作?”








“啊……是乱步先生说的哦,乱步先生很厉害的。”








看来还不是个草包。








“我可是名侦探哦!”








于是与谢野晶子进入了侦探社跟侦探先生开始了朝夕相处。








然而面对现在的情况,与谢野晶子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是日久生情还是一见钟情?”








坐在对面的樋口一叶将刚刚泡好的茶递给了她。








她不知道。








虽然说她是个成年人,但并不代表她擅长于这些,少女心思什么的虽然她不想也不会承认,但并不代表她没有。所以喜欢上一个人很正常,虽然她现在并不能确定这份感情。








所以她才来请教密友,毕竟她是搞定了自己脾气性格都很怪异的前辈的人。








“你的茶艺进步了不少。”








喝了口茶的与谢野这么说。








“你不是来我这单单品茶的吧?”








但是最后很明显,她只品了茶。








在樋口家的男主人回来之前,与谢野离开了。她是来请教问题的,也不想看一些会闪到爆炸的情景打击自己,还有就是她真的不擅长跟那位男主人打交道。








所以每一次看着他们两个走在一起的时候,与谢野都想问,樋口一叶你究竟是怎么成功的?这又一道世纪迷题诞生。








看来这种事情最终还是要靠自己。








可是后来的某天,她做了个梦,他带着熟悉的笑,张嘴在对说着什么,却没有声音,胸口突然剧烈地疼痛了起来,头上的那只蝴蝶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蝶翼如同那个雨天,颤抖着。








她发了疯似地跑着,跑到了侦探社。猛的推开门看见了正在打盹的他。








“江户川!”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地叫出他的名字,名侦探还没完全清醒就被紧紧抱住,一脸懵逼。








过了半晌,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有些僵硬地松开手。








“我……做了个噩梦。已经……没事了。”








啊这个解释好像没有什么说服力,虽然是真的,但是不足以说明刚刚的行为啊。








与谢野僵直着身体坐在了沙发上,想着要再说些什么才行。








“真的是——一定要这样一惊一乍的吗?”








一杯热茶放在了她面前的茶几上。








“喂我说啊——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与谢野对上了他的视线,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对视。








“我可是名侦探啊——”








他这么说着,扶正了与谢野头上那只因为一路狂奔而有些歪斜的金色蝴蝶。








突然响起手机铃声打断了与谢野晶子的思绪。








“嗯是,今天的甜品是昨天你提过的想吃的,街角新开的蛋糕店的奶油蛋糕,早点回来。”








“嗯路上小心。”








“别再迷路了。”









——————————————————————————








end












潦草的……葡萄不足……

吐温和蒙哥马利生日快乐呀


内心【生日都是一天为什么你们不结婚